碎霜

周泽楷❤叶修

【全职高手】【周叶】白玉京(1)

最近最喜欢的文之一,太佩服作者了!大大我爱你w

嗷嗷嗷:

       叶修感觉很不妙。  

 

       当然,不管是谁,被一柄燃烧着的战矛穿胸而过时,想必都不会觉得很美妙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最不妙的是叶修自觉疼得都快要死掉了,可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——他睡觉睡得好好的,突然心口一凉,睁开眼就变成了这样!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用尽浑身的力气抬起头,才模模糊糊看到手执战矛的年轻人。这会儿他也淡定不起来了,努力张开嘴,结果先呕了一大口血,他才能断断续续吃力地说:“多……大仇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听到叶修开口说话,还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得特别无辜的话,年轻人原本决绝的神色也变得犹疑起来——他没有再使力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趁机往后倒,他的身后是万丈深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听到有人气急败坏地质问:“……怎么站着不动了!为什么不去追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最终,包括呼呼作响的风声在内,一切声音都消失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陷入黑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一章

 

 

 

天上白玉京,十二城五楼。

 

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下着雨,茶馆里只有一位客人,却引来了老板娘的亲自过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原本趴在桌子上午睡,被老板娘的眼刀足足戳醒了十八次,才懒洋洋地起身走过去,一甩毛巾:“客官,吃点什么?喝点什么?玩点什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背对着他的青衣人转过身来,叶修再一次愣住了。不过现在他适应多了:“这位客官,我看你如此英俊潇洒,风度翩翩,实在很眼熟啊,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果然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然而,他立刻就让叶修也惊讶了,因为他居然破天荒地点了点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惊讶得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自从莫名其妙被孙翔捅了一个透心凉,掉下了悬崖——后来他自己琢磨着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打落凡尘——就再也没有人认识自己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从高高的悬崖上掉了下来,没有死,只是孤零零地躺在雪地里动弹不得,低温让他的伤口冻结了,不再流血。最后他被一个长得很像小月月的古装汉子救起来,用驴车拖到了陈果的茶馆。老板娘也不再认识他,但还是和现实里一样,把他留了下来,让他有地方养伤。

 

       在茶馆里,他见到了网吧的熟人,来喝茶的人里也有当初兴欣网吧的熟客,但是大家都不认识叶修,他们所谈论的,也是叶修完全没有听说过的故事。故事里到处都是法力高强的神仙,只要主角是个善良的好人,估计出门走路就能碰到神仙收为关门弟子,吃饭能碰到神仙收徒,摔个跤也能碰到神仙收徒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也又摔又碰的,怎么就没遇到个缺徒弟的神仙。叶修只嘀咕了一句,就被津津有味听故事的老板娘赶去洗碗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仙侠世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能下床的第二天,叶修眼睁睁看着一个蓝衣少年脚踩飞剑从头顶上掠过,才相信自己是真的穿越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再加上还有陈果在背后幽幽地叹息:“就算拜不了叶秋做祖师,能进蓝溪阁也好啊……哪怕一辈子见不到黄少天呢,也能做个快意恩仇的御剑高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第一次从熟悉的陌生人嘴里听到更加熟悉的名字,叶修很想问问叶秋怎么了,黄少天又怎么样,但是陈果才不会给他机会:“你起床了?能走了?身体怎么样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说:“好了,多谢……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老板娘的年纪比叶修在现实里遇见她的时候要小很多,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,这会儿她穿着一身水红色的襦裙,笑得明媚动人:“那就太好了,快去干活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:“……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少女陈果笑眯眯的,只是哗啦一下拿出一把算盘,噼里啪啦打了起来:“不算吃掉的补品,请大夫和买药加起来,你一共欠我一二三……十二两银子。我这里的伙计每个月工钱五百文,你可要勤快呀。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无语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陈果抱着算盘问:“对了伙计,你叫什么?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咳了一下:“叶修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陈果:“什么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耐心地重复了一遍:“叶修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陈果撇了一下嘴说:“哦……我看你也干不动体力活,先去擦桌子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擦了半个月的桌子,又烧了半个月的火。他原本还想试着劈柴,等看到陈果轻轻松松拿起斧头,数不到五下就劈了半人高的木桩子出来,立刻死了心——他也算明白为什么陈果说他看起来不像能干动体力活了——这个世界人人尚武,小孩子生下来就泡药汤打拳锻炼筋骨,做父母的几乎都幻想着有一天能把孩子送去传说中的大宗门修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在这种“上山打老虎,老虎没打到,打折几棵树,抡死一头熊”的客观背景下,心地善良的老板娘诚恳地认为,像叶伙计这种一看就体弱多病、虚弱不堪、简直风吹吹就倒,雨浇浇就化,连挑几桶水都立马变得气喘吁吁的可怜娃,也就只能招呼招呼客人、端端杯子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于是除了饭吃的不多,睡觉也不占地方之外,完全“一无是处”的叶修就去招待客人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于是叶修碰到了清新俊逸,仿若天人的周泽楷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近距离看到一个青衣乌发,衣袂飘飘的古装版小周,说不震惊是假的。叶修有点儿小心地问:“你认识我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再次点了点头,眼神里还有点疑惑,似乎奇怪叶修为什么要这么问:“……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,虽然没有发出声音,但是无声地说了两个字。叶修认出来,他说的是前辈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小周?”叶修压下欣喜,小心翼翼地继续试探,“我认识的那个小周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眼中的疑惑更重了,但是不过一瞬,他就恢复了释然,又点了一下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但是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里有人认识自己,说不高兴也是假的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似乎看出了他的愉悦心情,也弯起眼睛,微微笑了一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。刚才的周泽楷看起来太超凡太出尘,好像身在另一个世界,现在他笑起来,感觉就有点接近自己认识的小周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管他像不像呢,叶修很热情地问:“小周来这里做什么啊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仔细端详了他很久,叶修知道,这是因为他还不太适应自己的说话方式。当初老板娘也别扭了好一阵子才习惯……不过习惯的力量是伟大而可怕的,陈果现在都能梳着垂云髻,穿着大袖襦裙,一边练习空手入白刃一边淡定自若地对叶修说出“我看好你哦”这种句子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完全有理由相信周泽楷能适应得更快——以他们电竞选手的反应速度而言,一个跟不上潮流的周泽楷肯定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周泽楷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果然,周泽楷很快就垂下了眼。他伸出手指,沾了沾茶水,在桌上写道:“等你。”

 

 

评论

热度(16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