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霜

周泽楷❤叶修

【周叶】山外山(第三十五章·完)

恭喜完结!!!720等太太www

雀_行十里:

周泽楷从天宫回到昆仑墟,踏上南极仙翁的殿前庭院,看见远处一个人影正在采摘仙桃,正是他师父。

他过去毕恭毕敬地作了一揖,抬起头,却只看见仙翁的后脑勺。

周泽楷呆愣地眨眨眼,这还是第一次师父没理他。他慢慢回过味来,无措地站在了原地,这也是他第一次惹师父生气。

老人家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,转身回屋的时候手里也就多了两颗桃和数片桃叶,周泽楷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门。仙翁将手里的东西和拐杖放到了一旁桌上,给自己倒了杯茶,周泽楷见他没反对,便拿过桌上的东西低头摆弄起来。没一会儿,拐杖手把下便装饰好了桃子和桃叶,被递还回去。

沉默多时的老人从茶杯里抬起头,淡淡地瞥他一眼,得到自家徒弟略显害羞的一个笑,这才接过拐杖,“哼”了一声开口:“你素来是听话的,所以但凡你自己有了主意,我也不阻止你。”

周泽楷听到此话,立刻起身端正立好,对着他做了个揖,挺拔的身体向下用力弯折,衣襟落到地上,好一会儿才重新抬起来。

冯仙翁作为寿星,活过的岁月实在是太长了,可他见过最满意的神仙仍然只有周泽楷一个,看着这双清澈的双眼,他到底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我有时候竟也觉得活太久了不是好事,若你如凡人那般,至多活个百年便轮回转世,忘却前身,或许也不会陷进叶修这张网里。”

周泽楷回视着他,仍是他最满意的那一双眼睛,平静如深潭水面,幽深而清澈,包含着他与叶修的种种过往和即将如画卷般展开的未来——

“甘之如饴。”

 

叶修说要去昆仑墟接他并非什么殷勤话,他计划着此次出游,第一站便是昆仑,他许久没有好好见过厚重的大雪和肃穆的高峰了。

但既然周泽楷回了山外山,大家便商量着晚上好好聚一聚,方锐提议去天宫偷一些仙酿回来,被包子举双手双脚同意,魏琛拎着罗辑也跟着去了,唐柔去山后猎些野味,陈果正在厨房里忙,反倒叶修同周泽楷,一时间竟没什么事可做。

冬日无雪,朗朗晴空让人看了心情就好,两个人找了套茶具,坐在廊下喝起茶来。

热水氤氲出白雾,熏得人脸上多了几分红润的气色,周泽楷看着叶修不时轻张嘴唇,含住杯沿饮啜一口,就管不住自己的心里冲动的那点小火苗。

他往厨房的方向看了看,确认陈果背对着他们,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握住了叶修执杯的那只手。

叶修正是一惊,才刚抬头,嘴唇便被含住了,周泽楷仿若落了星光的眼睛离他那么近,他直视着这双眼睛,回吻了过去。

唇舌交缠,比刚才喝下的热茶还烫,这股灼热一直暖到心里,连身体也渐渐脱离了冬日的僵冷,柔软地缠抱着,不分彼此。

等到分开时,两个人互抵着额头都在喘气,然后又一起笑出了声。

道观不大,对面忙活的陈果听到声音转过头来,好奇地看向笑得脸色发红,眼含水波的两人,只觉得神仙就是不一样,离得那样近也不觉有他,当真是无所顾忌,逍遥自在。

真好啊。

她无不感慨地想到,谁的心里没有一个仙人梦呢?越是近距离地看到过,越觉得应当珍惜,凡人这短短不足百年的时光,也或可活出几分别样的光彩来。

想着,便加快了手里的动作,将一笼水晶虾饺上了蒸锅。

 

身后周叶二人笑完了,这才各自坐回去。

叶修将茶杯放下,突然问他,“你还记得,我曾经答应过你什么?”

周泽楷自觉他未曾欠自己什么,疑惑地皱起眉头,心思在千千万万年的记忆力游了个来回,突然睁大眼睛恍然地笑了,凑到叶修耳边喊他。

“阿修,你说……要把自己赔给我。”

“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叶修也压低了声音,恍若挠痒一般对着他的耳朵说。

周泽楷不用想都知道没有不答应的理由,上次叶修对他说这话时他正迷糊地快睡着了,此刻听他问,反倒又要求他,“再说一次。”

叶修乐了,“周上仙大人,你自己还欠着我一句话呢,好意思要我再说一次?”

周泽楷心下一琢磨就知道叶修想听什么了,但他话还未出口,自己先闹了个大脸红。

叶修就瞧着对面这人好看的一张脸,忽地从脸颊上晕开两块红晕,和胭脂掉水里似的,瞬间就染红了一片,连雪白衣领里的脖子也红通通的,他正要开口嘲笑两句,扶在栏杆上的手指却突然被打湿了。

暴雨倾泻而下,水声轰鸣。

“怎么了这是?”陈果被这巨大的雨声吓了一大跳,几步迈出房门,一眼撞进又急又密的雨帘里,一时之间竟然连对面的人影都瞧不真切了,只模糊透过雨墙,看见周泽楷正伏在叶修耳边,好看的唇瓣张张合合,不知说了什么,惹得叶修突然笑了。

这是陈果自数月前,于这山外山下茶棚里初遇叶修以来,见他露出过的,最开怀的笑容。

一时间,她忘了要去问问两位神仙,周泽楷明明没哭,这冬日晴天突如其来的大雨是怎么回事,反正不论是福是祸,合了两人之力,再大的困苦都能渡过。

陈果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,原来旁观别人的幸福,自己也能感到幸福。

她脑子里一时间各种思绪和情绪纷杂,不知怎么地想起来,这临安城内,楼外楼边的西湖上,也有过一对深情的眷侣,虽是一人一妖,其情却感人非凡,曾闹得临安城里大水弥漫。

她抬头看了看凶猛的雨势,只觉临安城真是可怜,若皇城也能成神仙的话,知道自己为了见证感天动地的爱而一次次被水淹,只怕要哭晕在茅房里。

周泽楷已不是那个被人轻易掰开两腿查看性别的小孩儿,这雨落了一阵就散了,乌云褪去露出晴空,竟比刚才所见还要明媚几分。

两人笑着看魏琛一行吵吵闹闹地从空中下来,手里大罐大盘地端着东西,陈果见了,直呼自己真是白忙活,唐柔回来见到已有这么多珍馐,便将猎到的野鸡和野兔放进了饲养家禽的笼子里。

一群人彼此呼唤着聚到了院子里,几位神仙在暮色四合的院落里燃起明火,烤得众人暖洋洋的,你一筷子他一勺地就吃开了,魏琛吆喝着给大家倒上酒,杯盏整齐地扬到空中,火光在酒杯里映下红火的橙色,大家欢呼一声,便将这红火喝了下去。

没成想,一杯下肚,竟然一连倒下去好几个,陈果都看呆了。

魏琛笑骂一句“这帮没用的屁崽子”,又给自己灌了一杯,然后也“嘭”地一声倒在了桌上。

特意赶来的苏沐橙到底是楼外楼里出来的姑娘,这酒就算不是千杯不倒,也能含糊地拼上几杯,看到这帮大神仙倒了一大片,笑呵呵地对陈果和唐柔解释,“我听叶修说的,他们修仙的,为了维持体内的洁净,常年是不喝酒的,只在宴会上喝一些,但那些酒水早就掺了琼浆仙草,自然喝不醉,今儿个偷来的估计是还没开封的,没成想竟然放倒了一片。”

三个姑娘眼看着这饭是没法吃了,只要帮衬着包子和罗辑,将叶修他们几个送回房去。

 

周泽楷虽然酒力也不佳,但比叶修好点儿,这晕了一会儿又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已经躺到了床上,身边的人枕着他的肩呼呼大睡,气息流转间皆是甜甜的酒味儿。

他长出一口气,并未见到白烟,房内点了炭盆,暖和得很,他全身被暖洋洋的空气和叶修的气息包围,只觉有双手温柔地覆在他的眼上,要将他拖进沉沉的睡梦里。

思绪放空后,屋外院子里的声音便清晰了起来,陈果他们还未尽兴,有说有笑地继续着这顿团圆饭,此刻包子正讲到天上的星星,言及牛郎织女等故事,竟讲出了几分不一样的味道来,众人听得津津有味,不是爆发出一阵阵笑声,虽不在场,让人隐约听见了,也觉得开心。

他侧目望向房间的窗户、房门,都被外面明亮的火光照出暖融融的光影来,特别是房门下缝隙里透出的一线光,那般明亮。

周泽楷突地就想起进入百世轮回的记忆,第一世的自己刚刚承受阴阳元源霸道的力量,瘦小的凡人之躯不堪负荷,成了一个终日躺着的病秧子,被关在重重门扉之内,才多少减轻了冬季严寒带来的痛苦。

叶修出现的那晚,他第一次注意到那人脚边如此细小的门缝里透出的光,竟也能那么亮。

他师父曾说,若他是凡人,便能在投胎后忘记叶修,然而一世又一世的轮回虽洗去了记忆,然后记忆之下,却早有因缘牵连成线,如同罅隙中的微光,微弱而执着地连在一起,一串就串起了百世轮回,于此夜,此地,终于明亮如火,照亮整扇门窗。

 

第二日起来,两个人便如约定一般告别众人,往昆仑去了。

又过几日,春天悄无声息地就来了。

雪消门外,千山复绿,花发湖边,二月晴好。

只是去了昆仑的两人并不知道,苍茫高原之上永远披覆着皑皑白雪,不时有朔风从陡峭的山壁间忽如其来,吹起衣角长发。

叶修和周泽楷却未用飞天之术,也并不策马而行,只手牵手在雪地里慢慢走,两人踏雪无痕,向着最初相遇的冬雪里走去,向着明日潋滟的春水里归来。

   

    周泽楷为叶修肩头覆上一件红色的披风,缠紧掌中手指,望向天地一色的远方。

    与你同行,千山可跋,万水可涉。

(完)


一点题外话:
      完结啦!
      万分感谢看到此处的朋友,这篇文比预想写得要多,原本只是想看老叶养一只团子周萌一下,没想到前铺垫后继续,写成了这样啰啰嗦嗦的故事。这篇文有许多不如意之处,也有很多令我自己满意的部分,接下来会好好修改,再放出完整的TXT供喜欢的朋友下载,各种肉肉的内容和梗都放在番外吧,本子贩售结束后再一并放出。
      谢谢来此处看文并给了我鼓励和建议的大家,虽然没能很好地回复,但都有认真阅读,希望能将文改写地更好来作为回报。
      出本的信息也会尽快整理并发布,邀请了非常棒的小画手,几张内插已经把我美哭了,感觉不好好努力真是配不上呢www所以我要闭关赶本子啦,咱们720见! 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评论

热度(404)